《傷寒雜病論》全文在線閱讀 作者:張仲景

傷寒雜病論

更多傷寒論相關電子書下載:

《傷寒精髓 仲景辨證論治挈要》

《傷寒論藥物古今變異與應用研究》

《傷寒論方解》PDF電子書下載

《陳亦人傷寒論講稿》PDF電子書

《傷寒論圖表解》PDF電子書下載

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簡介

《傷寒雜病論》是祖國醫學四大經典著作之一,為東漢張仲景(張機)所著。至今流傳有多種版本,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是其中之一種。本書為清代桂林左盛德藏書、桂林已故老中醫羅哲初手抄。一九五六年為其子、中醫羅繼壽獻出。

本書包括六經辨證、雜病辨證、平脈法,特別是載有六氣主客、傷暑病脈證并治、熱病脈證并治、濕病脈證并治、傷燥病脈證并治、傷風脈證并治、寒病脈證并治、等篇,對六淫病邪風、寒、暑、濕、燥、熱等論述較為詳盡,這是本書與其他版本不同之最大特點。同時,書中還列舉了許多病例,并保存了大量有效方劑。內容豐富,理、法、方、藥連貫緊湊,理論聯系實際,至今還是學習中醫必循的一本重要醫著。

值得提出的是,在本書左盛德序中說:其師張紹祖是張仲景的四十六世孫,家藏有世傳抄本傷寒雜病論十六卷(為張仲景傷寒雜病論第十二稿),傳給了他,今左氏又傳給了羅哲初,即為這本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

本書于一九六○年三月曾由廣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深受讀者歡迎。由于印數不多,不能滿足需要,為應讀者之要求,為了更好地挖掘祖國醫藥學寶貴遺產,使之為中醫臨床、教學、科研服務,特此再版。

原手抄本為直排,現改為橫排,藥方后的“右×味”,應為“上×味”,為尊重原手抄本而未改。手抄本中的繁體字、異體字,現改用簡化字,如“內諸藥”改為“納諸藥”、“慄”改為“栗”、“疿 (疹中有車)”改為“痱疹”、“氵嗇”改為“澀”等;個別已通用又無簡化字的如“鞕”、“癘”、“裩”等字未改;藥方中瀉心湯類中的“泄”字改為“瀉”、“黃蘗”改為“黃柏”、“桃核”改為“桃仁”,加注部分的“劈”字等未改。書中一些重復的藥方按手抄本未刪。

又:原手抄本沒有標點,為了便于閱讀試加了標點,限于我們的水平,錯漏難免。

書后附有從秦代至清代歷代衡量與市秤對照表,供研究書中主劑劑量時參考。

廣西壯族自治區衛生局中醫處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

《傷寒雜病論》簡史

公元3世紀初,張仲景博覽群書,廣采眾方,凝聚畢生心血,寫就《傷寒雜病論》一書。中醫所說的傷寒實際上是一切外感病的總稱,它包括瘟疫這種傳染病。該書成書約在公元200年~210年左右。在紙張尚未大量使用,印刷術還沒有發明的年代,這本書很可能寫在竹簡上。

219年,張仲景去世。失去了作者的庇護,《傷寒雜病論》開始了它在人世間的旅行。在那個年代,書籍的傳播只能靠一份份手抄,流傳開來十分艱難。

時光到了晉朝,《傷寒雜病論》命運中的第一個關鍵人物出現了。這位名叫王叔和的太醫令在偶然的機會中見到了這本書。書已是斷簡殘章,王叔和讀著這本斷斷續續的奇書,興奮難耐。利用太醫令的身份,他全力搜集《傷寒雜病論》的各種抄本,并最終找全了關于傷寒的部分,并加以整理,命名為《傷寒論》。《傷寒論》著論22篇,記述了397條治法,載方113首,總計5萬余字,但《傷寒雜病論》中雜病部分沒了蹤跡。王叔和的功勞,用清代名醫徐大椿的話說,就是“茍無叔和,焉有此書”。

王叔和與張仲景的淵源頗深,不但為他整理了醫書,還為我們留下了最早的關于張仲景的文字記載。王叔和在《脈經》序里說:“夫醫藥為用,性命所系。和鵲之妙,猶或加思;仲景明審,亦候形證,一毫有疑,則考校以求驗。”

之后,該書逐漸在民間流傳,并受到醫家推崇。南北朝名醫陶弘景曾說:“惟張仲景一部,最為眾方之祖。”可以想像,這部奠基性、高峰性的著作讓人認識了它的著作者,并把著作者推向醫圣的崇高地位。

張仲景去世800年后的宋代,是《傷寒雜病論》煥發青春的一個朝代。宋仁宗時,一個名叫王洙的翰林學士在翰林院的書庫里發現了一本“蠹簡”,被蟲蛀了的竹簡,書名《金匱玉函要略方論》。這本書一部分內容與《傷寒論》相似,另一部分,是論述雜病的。后來,名醫林億、孫奇等人奉朝廷之命校訂《傷寒論》時,將之與《金匱玉函要略方論》對照,知為仲景所著,乃更名為《金匱要略》刊行于世,《金匱要略》共計25篇,載方262首。至此,《傷寒雜病論》命運中的幾個關鍵人物全部出場了。

《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在宋代都得到了校訂和發行,我們今天看到的就是宋代校訂本。除重復的藥方外,兩本書共載藥方269個,使用藥物214味,基本概括了臨床各科的常用方劑。這兩本書與《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并稱為“中醫四大經典”——四部經典,張仲景一人就占了兩部。(另有一種說法,中醫四大經典為《黃帝內經》、《難經》、《傷寒雜病論》、《神農本草經》。)

《傷寒雜病論》是后世業醫者必修的經典著作,歷代醫家對之推崇備至,贊譽有加,至今仍是我國中醫院校開設的主要基礎課程之一,仍是中醫學習的源泉。去年非典期間,該書和張仲景便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這在西醫是不可想像的,因為,不可能有哪本19世紀的解剖學著作可以作為今天的教科書,現在西醫的治療也不可能到幾百年前的老祖先那里找根據。

在這部著作中,張仲景創造了三個世界第一:首次記載了人工呼吸、藥物灌腸和膽道蛔蟲治療方法。

《傷寒雜病論》成書近2000年的時間里,一直擁有很強的生命力,它被公認為中國醫學方書的鼻祖,并被學術界譽為講究辯證論治而又自成一家的最有影響的臨床經典著作。書中所列藥方,大都配伍精當,有不少已經現代科學證實,后世醫家按法施用,每能取得很好療效。歷史上曾有四五百位學者對其理論方藥進行探索,留下了近千種專著、專論,從而形成了中醫學術史上甚為輝煌獨特的傷寒學派。據統計,截至2002年,光是為研究《傷寒雜病論》而出版的書就近2000種。

《傷寒雜病論》不僅成為我國歷代醫家必讀之書,而且還廣泛流傳到海外,如日本、朝鮮、越南、蒙古等國。特別在日本,歷史上曾有專宗張仲景的古方派,直到今天,日本中醫界還喜歡用張仲景方,在日本一些著名的中藥制藥工廠中,傷寒方一般占到60%以上。

據有關記載,除《傷寒雜病論》外,張仲景尚著有如下著作:《張仲景療婦人方》二卷;《張仲景方》十五卷;《張仲景口齒論》;《張仲景評病要方》一卷等等。上述各種書目,可能是《傷寒雜病論》分解出來的部分內容的單行本,未必是另有所述。

張機序

論曰:余每覽越人入虢之診,望齊侯之色,未嘗不慨然嘆其才秀也。怪當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醫藥,精究方術,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中以保身長全,以養其生,但競逐榮勢,企踵權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務,崇飾其末,忽棄其本,華其外,而悴其內,皮之不存,毛將安附焉。卒然遭邪風之氣,嬰非常之疾,患及禍至,而方震栗,降志屈節,欽望巫祝,告窮歸天,束手受敗,赍百年之壽命,持至貴之重器,委付凡醫,恣其所措,咄嗟嗚呼!厥身已斃,神明消滅,變為異物,幽潛重泉,徒為啼泣,痛夫!舉世昏迷,莫能覺悟,不惜其命,若是輕生,彼何榮勢之足云哉!而進不能愛人知人,退不能愛身知己,遇災值禍,身居厄地,蒙蒙昧昧,蠢若游魂。哀乎!趨勢之士,馳競浮華,不固根本,忘軀徇物,危若冰谷,至于是也。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紀元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淪喪,傷橫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訓,博采眾方,撰用《素問》、《九卷》、《八十一難》、《陰陽大論》、《胎臚藥錄》,并平脈辨證,為《傷寒雜病論》合十六卷,雖未能盡愈諸病,庶可以見病知源,若能尋余所集,思過半矣。夫天布五行,以運萬類,人稟五常,以有五臟,經絡府俞,陰陽會通,玄冥幽微,變化難極,自非才高識妙,豈能探其理致哉!上古有神農、黃帝、歧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師、仲文,中世有長桑、扁鵲,漢有公乘陽慶及倉公,下此以往,未之聞也。觀今之醫,不念思求經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終始順舊,省疾問病,務在口給。相對須臾,便處湯藥,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陽,三部不參,動數發息,不滿五十,短期未知決診,九候曾無仿佛,明堂闕庭,盡不見察,所謂窺管而已。夫欲視死別生,實為難矣。孔子云:生而知之者上,學則亞之,多聞博識,知之次也。余宿尚方術,請事斯語。

漢長沙太守南陽張機序

桂林左德序

余聞吾師張紹祖先生之言曰:“吾家傷寒一書,相傳共有一十三稿,每成一稿,傳抄殆遍城邑,茲所存者為第十二稿,余者或為族人所秘,或付劫灰,不外是矣;叔和所得相傳為第七次稿,與吾所臟者較,其間闕如固多,編次亦不相類,或為叔和所篡亂,或疑為宋人所增刪,聚訟紛如,各執其說;然考晉時尚無刊本,猶是傳抄,唐末宋初始易傳抄為刊刻,遂稱易簡,以此言之,則坊間所刊者,不但非漢時之原稿,恐亦非叔和之原稿也。”余聆訓之下,始亦疑之,及讀至傷寒例一卷,見其于可汗不可汗,可吐不可吐,可下不可下法,盡載其中,于六經已具之條為并不重引,法律謹嚴,始知坊間所刻之辨可汗不可汗,可吐不可吐,可下不可下,以及發汗 吐下后各卷,蓋后人以讀書之法,錯雜其間,而未計及編書之法固不如是也,不然孔氏之徒,問仁者眾,問政者繁,何不各類其類,而憚煩若此耶!吾師諱學正,自言為仲氏四十六世孫,自晉以后遷徙不一,其高祖復初公,自嶺南復遷原籍,寄居光州,遂聚族焉。吾師雖承家學,不以醫名,亦不輕出此書以三示人,余得之受業者,殆有天焉。余宿好方術,得針灸之學于永川鄧師憲章公,后隨侍先嚴游宦嶺南,與吾師同寅,朝夕相過從,見余手執宋本傷寒論,笑問曰:“亦嗜此乎?”時余年僅弱冠,答曰:“非敢云嗜,尚未得其要領,正尋繹耳。”

【師曰】 “子既好學,復知針灸,可以讀傷寒論矣,吾有世傳抄本傷寒雜病論十六卷,向不示人,得人不傳,恐成墜緒。”遂歷言此書顛末,及吾師家世滔滔不倦。先嚴促余曰:“速下拜。”于是即席拜之,得師事焉。今羅生哲初為吾邑知名人士,從習針灸歷有年所,頗能好余之所好,余亦以所得者盡授之,余不負吾師,羅生亦必不負余,故特序其原起,羅生其志之,羅生其勉之。

光緒二十年歲次甲午三月桂林左盛德序

平脈法第一

【問曰】脈何以知氣血臟腑之診也?

【師曰】脈乃氣血先見,氣血有盛衰,臟腑有偏勝。氣血俱盛,脈陰陽俱盛;氣血俱衰,脈陰陽俱衰。氣獨勝者,則脈強;血獨盛者,則脈滑;氣偏衰者,則脈微;血偏衰者,則脈澀;氣血和者,則脈緩;氣血平者,則脈平;氣血亂者,則脈亂;氣血脫者,則脈絕;陽迫氣血,則脈數;陰阻氣血,則脈遲;若感于邪,氣血擾動,脈隨變化,變化無窮,氣血使之;病變百端,本原別之;欲知病源,當憑脈變;欲知病變,先揣其本,本之不齊,在人體躬,相體以診,病無遁情。

【問曰】脈有三部,陰陽相乘。榮衛血氣,在人體躬。呼吸出入,上下于中,因息游布,津液流通。隨時動作,肖象形容,春弦秋浮,冬沉夏洪。察色觀脈,大小不同,一時之間,變無經常,尺寸參差,或短或長。上下乖錯,或存或亡。病輒改易,進退低昂。心迷意惑,動失紀綱。愿為具陳,令得分明。

【師曰】子之所問,道之根源。脈有三部,尺寸及關。榮衛流行,不失衡銓。腎沉、心洪、肺浮、肝弦,此自經常,不失銖分。出入升降,漏刻周旋,水下二刻,一周循環。當復寸口,虛實見焉。變化相乘,陰陽相干。風則浮虛,寒則牢堅;沉潛水蓄,支飲急弦;動則為痛,數則熱煩。設有不應,知變所緣,三部不同,病各異端。太過可怪,不及亦然,邪不空見,中必有奸,審察表里,三焦別焉,知其所舍,消息診看,料度臟腑,獨見若神。為子條記,傳與賢人。

【師曰】平脈大法,脈分三部。浮部分經,以候皮膚經絡之氣;沉部分經,以候五臟之氣;中部分經,以候六腑之氣。

【師曰】脈分寸關尺,寸脈分經以候陽,陽者氣之統也;尺脈分經以候陰,陰者血之注也;故曰陰陽。關上陰陽交界,應氣血升降,分經以候中州之氣。

【問曰】經說,脈有三菽、六菽重者,何謂也?

【師曰】脈,人以指按之,如三菽之重者,肺氣也;如六菽之重者,心氣也;如九菽之重者,脾氣也;如十二菽之重者,肝氣也;按之至骨者,腎氣也。假令下利,寸口、關上、尺中,悉不見脈,然尺中時一小見,脈再舉頭者,腎氣也。若見損至脈來,為難治。

【問曰】東方肝脈,其形何似?

【師曰】肝者木也,名厥陰,其脈微弦濡弱而長,是肝脈也。肝病自得濡弱者,愈也。假令得純弦脈者,死,何以知之?以其脈如弦直,此是肝臟傷,故知死也。

南方心脈,其形何似?

【師曰】心者火也,名少陰,其脈洪大而長,是心脈也。心病自得洪大者,愈也。假令脈來微去大,故名反,病在里也。脈來頭小本大,故曰復,病在表也。上微頭小者,則汗出;下微本大者,則為關格不通,不得尿。頭無汗者可治,有汗者死。

西方肺脈,其形何似?

【師曰】肺者金也,名太陰,其脈毛浮也,肺病自得此脈。若得緩遲者,皆愈;若得數者,則劇。何以知之?數者南方火也,火克西方金,法當癰腫,為難治也。

北方腎脈其形何似?

【師曰】腎者水也,其脈沉而石,腎病自得此脈者,愈;若得實大者,則劇;何以知之?實大者,長夏土王,土克北方水,水臟立涸也。

【師曰】人迎脈大,趺陽脈小,其常也;假令人迎趺陽平等為逆;人迎負趺陽為大逆;所以然者,胃氣上升動在人迎,胃氣下降動在趺陽,上升力強故曰大,下降力弱故曰小,反此為逆,大逆則死。

【師曰】六氣所傷,各有法度;舍有專屬,病有先后;風中于前,寒中于背;濕傷于下,霧傷于上;霧客皮腠,濕流關節;極寒傷經,極熱傷絡;風令脈浮,寒令脈緊,又令脈急;暑則浮虛,濕則濡澀;燥短以促,火躁而數;風寒所中,先客太陽;暑氣炎熱,肺金則傷;濕生長夏,病入脾胃;燥氣先傷,大腸合肺;壯火食氣,病生于內,心與小腸,先受其害;六氣合化,表里相傳;臟氣偏勝,或移或干;病之變證,難以殫論;能合色脈,可以萬全。

【問曰】上工望而知之,中工問而知之,下工脈而知之,愿聞其說。

【師曰】夫色合脈,色主形外,脈主應內;其色露臟,亦有內外;察色之妙,明堂闕庭;察色之法,大指推之;察明堂推而下之,察闕庭推而上之;五色應五臟,如肝色青,脾色黃,肺色白,心色赤,腎色黑,顯然易曉;色之生死,在思用精,心迷意惑,難與為言。

色青者,病在肝與膽;假令身色青,明堂色微赤者,生;白者,死;黃白者,半死半生也。

色赤者,病在心與小腸;假令身色赤,明堂微黃者,生;黑者,死;黃黑者,半死半生也。

色黃者,病在脾與胃;假令身色黃,明堂微白者,生;青者,死;黃青者,半死半生也。

色白者,病在肺與大腸;假令身色白,明堂色微黑者,生;赤者,死;黃赤者,半死半生也。

色黑者,病在腎與膀胱;假令身色黑,明堂色微青者,生;黃者,死;黃赤者,半死半生也。

闕庭脈色青而沉細,推之不移者,病在肝;青而浮大,推之隨轉者,病在膽。

闕庭脈色赤而沉細,推之參差不齊者,病在心;赤而橫弋,推之愈赤者,病在小腸。

闕庭脈色黃,推之如水停留者,病在脾;如水急流者,病在胃。

闕庭脈色青白,推之久不還者,病在肺;推之即至者,病在大腸。

闕庭脈色青黑直下睛明,推之不變者,病在腎;推之即至者,病在膀胱。

明堂闕庭色不見,推之色青紫者,病在中焦有積;推之明于水者,病在上焦有飲;推之黑赤參差者,病在下焦有寒熱。

【問曰】色有內外,何以別之?

【師曰】一望而知者,謂之外;在明堂闕庭,推而見之者,謂之內。

病暴至者,先形于色,不見于脈;病久發者,先見于脈,不形于色;病入于臟,無余證者,見于脈,不形于色;病痼疾者,見于脈,不形于色也。

【問曰】色有生死,何謂也?

【師曰】假令色黃如蟹腹者,生;如枳實者,死;有氣則生,無氣則死,余色仿此。

【師曰】人秉五常,有五臟,五臟發五聲,宮、商、角、徵、羽是也;五聲在人,各具一體;假令人本聲角變商聲者,為金克木,至秋當死;變宮、徵、羽皆病,以本聲不可變故也。

人本聲宮變角聲者,為本克土,至春當死;變商、徵、羽皆病。

人本聲商變徵聲者,為火克金,至夏當死;變宮、角、羽皆病。

人本聲徵變羽聲者,為水克火,至冬當死;變角、宮、商皆病。

人本聲羽變宮聲者,為土克水,至長夏當死;變角、商、徵皆病。

以上所言,皆人不病而聲先病者,初變可治,變成難瘳;詞聲之妙,差在毫厘,本不易曉,若病至發聲則易知也。

【師曰】持脈,病人欠者,無病也。脈之,呻者,病也。言遲者,風也。搖頭言者,里痛也。行遲者,表強也。坐而伏者,短氣也。坐而下一腳者,腰痛也。里實護腹,如懷卵物者,心痛也。

病人長嘆聲,出高入卑者,病在上焦;出卑入高者,病在下焦;出入急促者,病在中焦有痛處;聲唧唧而嘆者,身體疼痛;問之不欲語,語先淚下者,必有憂郁;問之不語,淚下不止者,必有隱衷;問之不語,數問之而微笑者,必有隱疾。

實則譫語,虛則鄭聲;假令言出聲卑者,為氣虛;言出聲高者,為氣實;欲言手按胸中者,胸中滿痛;欲言手按腹者,腹中滿痛;欲言聲不出者,咽中腫痛。

【師曰】脈病人不病,名曰行尸,以無王氣,卒眩仆,不識人者,短命則死。人病脈不病,名曰內虛,以少谷神,雖困無苦。

【師曰】脈,肥人責浮,瘦人責沉。肥人當沉,今反浮;瘦人當浮,今反沉,故責之。

【師曰】呼吸者,脈之頭也。初持脈來疾去遲,此出疾入遲,名曰內虛外實也。初持脈,來遲去疾,此出遲入疾,名曰內實外虛也。

寸口衛氣盛,名曰高;榮氣盛,名曰章;高章相搏,名曰綱。衛氣弱,名曰惵;榮氣弱,名曰卑;惵卑相搏,名曰損。衛氣和,名曰緩;榮氣和,名曰遲;遲緩相搏,名曰沉。

陽脈浮大而濡,陰脈浮大而濡,陰脈與陽脈同等者,名曰緩也。

【問曰】二月得毛浮脈,何以處言至秋當死。

【師曰】二月之時,脈當濡弱,反得毛浮者,故知至秋死。二月肝用事,肝屬木,脈應濡弱,反得毛浮者,是肺脈也。肺屬金,金來克木,故知至秋死。他皆仿此。

【師曰】立夏得洪大脈是其本位。其人病身體苦疼重者,須發其汗。若明日身不疼不重者,不須發汗。若汗濈濈自出者,明日便解矣。何以言之?立夏脈洪大是其時脈,故使然也。四時仿此。

【問曰】凡病欲知何時得,何時愈,何以知之?

【師曰】假令夜半得病者,明日日中愈;日中得病者,夜半愈。何以言之?日中得病,夜半愈者,以陽得陰則解也。夜半得病,明日日中愈者,以陰得陽則解也。

【問曰】脈病欲知愈未愈者,何以別之?答曰:寸口、關上、尺中三處,大、小、浮、沉、遲、數同等,雖有寒熱不解者,此脈陰陽為和平,雖劇當愈。

【師曰】寸脈下不至關,為陽絕;尺脈上不至關,為陰絕。此皆不治,決死也。若計其余命生死之期,期以月節克之也。

脈浮者在前,其病在表;浮者在后,其病在里;假令濡而上魚際者,宗氣泄也;孤而下尺中者,精不臟也;若乍高乍卑,乍升乍墜,為難治。

寸口脈緩而遲,緩則陽氣長,其色鮮,其顏光,其聲商,毛發長;遲則陰氣盛,骨髓生,血滿,肌肉緊薄鮮鞕。陰陽相抱,榮衛俱行,剛柔相得,名曰強也。

寸口脈浮為在表,沉為在里,數為在腑,遲為在臟。假令脈遲,此為在臟也。

寸口脈浮而緊,浮則為風,緊則為寒。風則傷衛,寒則傷榮。榮衛俱病,骨節煩疼,當發其汗也。

寸口脈浮而數,浮為風,數為熱,風為虛,虛為寒,風虛相搏,則灑淅惡寒也。

【問曰】病有灑淅惡寒而復發熱者何也?

【師曰】陰脈不足,陽往從之;陽脈不足,陰往乘之也。何謂陽脈不足?

【師曰】假令寸口脈微,名曰陽不足,陰氣上入陽中,則灑淅惡寒也,何謂陰不足?

【師曰】假令尺脈弱,名曰陰不足,陽氣下陷入陰中,則發熱也。陰脈弱者,則血虛。血虛則筋急也。其脈澀者,榮氣微也。其脈浮而汗出如流珠者,衛氣衰也。榮氣微者,加燒針,則血留不行,更發熱而躁煩也。

寸口脈陰陽俱緊者,法當清邪中于上焦,濁邪中于下焦。清邪中于上,名曰潔也;濁邪中于下,名曰渾也,陰中于邪,必內栗也,表氣微虛,里氣不守,故使邪中于陰也。陽中于邪,必發熱、頭痛、項強、頸攣、腰痛、脛酸,所謂陽中霧露之氣,故曰清邪中上。濁邪中下,陰氣為栗,足膝逆冷,便溺妄出,表氣微虛,里氣微急,三焦相混,內外不通,上焦怫郁,臟氣相熏,口爛食斷也。中焦不治,胃氣上沖,脾氣不轉,胃中為濁,榮衛不通,血凝不流。若胃氣前通者,小便赤黃,與熱相搏,因熱作使,游于經絡,出入臟腑,熱氣所過,則為癰膿。若陰氣前通者,陽氣厥微,陰無所使,客氣內入,嚏而出之,聲嗢咽塞,寒厥相追,為熱所擁,血凝自下,狀如豚肝,陰陽俱厥,脾氣弧弱,五液注下,下焦不闔,清便下重,令便數難,臍筑湫痛,命將難全。

寸口脈陰陽俱緊者,口中氣出,唇口干燥,蜷臥足冷,鼻中涕出,舌上胎滑,勿妄治也。到七日以來,其人微發熱,手足溫者,此為欲解;或到八日以上,反大發熱者,此為難治。設使惡寒者,必欲嘔也;腹內痛者,必欲利也

寸口脈陰陽俱緊,至于吐利,其脈獨不解,緊去人安,此為欲解。若脈遲至六七日,不欲食,此為晚發,水停故也,為未解;食自可者,為欲解。

寸口脈浮而大,有熱,心下反鞕,屬臟者攻之,不令發汗。屬腑者不令溲數。溲數則大便鞕,汗多則熱甚,脈遲者尚未可攻也。

【問曰】病有戰而汗出,因得解者,何也?

【師曰】脈浮而緊,按之反芤,此為本虛,故當戰而汗出也。其人本虛,是以發戰。以脈浮緊,故當汗出而解也。若脈浮數,按之不芤,此人本不虛;若欲自解,但汗出耳,不發戰也。

【問曰】病有不戰而汗出解者何也?

【師曰】脈大而浮數,故不戰汗出而解也。

【問曰】病有不戰不汗出而解者,何也?答曰:其脈自微,此以曾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以內無津液,此陰陽自和,必自愈,故不戰不汗出而解也。

【問曰】傷寒三日,脈浮數而微,病人身涼和者,何也?

【師曰】此為欲解也。解以夜半。浮而解者,濈然汗出也;數而解者,必能食也;微而解者,必大汗出也。

脈浮而遲,面熱赤而戰惕者,六七日當汗出而解。反發熱者差遲。遲為無陽,不能作汗,其身必癢也。

病六七日,手足三部脈皆至,大煩而口噤不能言,其人躁擾者,未欲解也。若脈和,其人不煩,目重,瞼內際黃者,此欲解也。

【師曰】伏氣之病,以意候之,今月之內,欲知伏氣。假令舊有伏氣,當須脈之。若脈微弱者,當喉中痛似傷,非喉痹也。病人云:實咽中痛,雖爾,今復宜下之。

【師曰】病家人請云:病人苦發熱,身體疼,病人自臥,師到,診其脈,沉而遲者,知其差也;何以知之?凡表有病者,脈當浮大,今反沉遲故知愈也;假令病人云:腹內卒痛,病人自坐,師到,脈之,浮而大者,知其差也;凡里有病者,脈當沉細,今反浮大,故知愈也。

【師曰】病家人來請云,病人發熱,煩極。明日師到,病人向壁臥,此熱已去也。設令脈不和,處言已愈。設令向壁臥,聞師到,不驚起而盼視,若三言三止,脈之,咽唾者,此詐病也。設令脈自和,處言此病大重,當須服吐下藥,針灸數十百處,乃愈。

【問曰】脈有災怪,何謂也?

【師曰】假令人病,脈得太陽,與形證相應,因為作湯。比還送湯如食頃,病人乃大吐,若下利,腹中痛。

【師曰】我前來不見此證,今乃變異,是名災怪。又【問曰】何緣得此吐利?

【師曰】或有舊時服藥,今乃發作,故名災怪耳。

平脈法第二

【問曰】脈有陰陽,何謂也?

【師曰】凡脈大、浮、數、動、滑,此名陽也;凡脈沉、澀、遲、弦、微,此名陰也,凡陰病見陽脈者生,陽病見陰脈者死。

陰陽相搏名曰動,陽動則汗出,陰動則發熱,形冷惡寒者,此三焦傷也。若脈數見于關上,上下無頭尾如豆大,厥厥然動搖者,名曰動也。脈來緩,時一止復來者,名曰結。脈來數,時一止復來者,名曰促。脈陽盛則促,陰盛則結,此皆病脈。又脈來動而中止,更來小數,中有還者反動,名曰結陰也;脈來動而中止,不能自還,因而復動者,名曰代陰也;得此脈者,必難治。脈陰陽俱促,當病血,為實;陰陽俱結,當亡血,為虛;假令促上寸口者,當吐血,或衄;下尺中者,當下血;若乍促乍結為難治。脈數者,久數不止,止則邪結,正氣不能復,卻結于臟;故邪氣浮之,與皮毛相得脈數者,不可下,下之,必煩利不止。

【問曰】脈有陽結陰結者,何以別之?

【師曰】其脈浮而數,能食,不大便者,此為實,名曰陽結也,期十七日當劇。其脈沉而遲,不能食,身體重,大便反鞕,名曰陰結也。期十四日當劇。

脈藹藹,如車蓋者,名曰陽結也。

脈累累,如循長竿者,名曰陰結也。

脈瞥瞥,如羹上肥者,陽氣微也。

脈縈縈,如蜘蛛絲者,陰氣衰也。

脈綿綿,如瀉漆之絕者,亡其血也。

【問曰】脈有殘賊,何謂也?

【師曰】脈有弦、緊、浮、滑、沉、澀,此六脈,名曰殘賊,能為諸脈作病也。

【問曰】脈有相乘、有縱、有橫、有逆、有順,何也?

【師曰】水行乘火,金行乘木,名曰縱;火行乘水,木行乘金,名曰橫;水行乘金,火行乘木,名曰逆;金行乘水,木行乘火,名曰順也。

【問曰】濡弱何以反適十一頭?

【師曰】五臟六腑相乘故令十一。

脈陰陽俱弦,無寒熱,為病飲。在浮部,飲在皮膚;在中部,飲在經絡;在沉部,飲在肌肉;若寸口弦,飲在上焦;關上弦,飲在中焦;尺中弦,飲在下焦。

脈弦而緊者,名曰革也。弦者狀如弓弦,按之不移也。緊者如轉索無常也。

脈弦而大,弦則為減,大則為芤。減則為寒,芤則為虛。寒虛相搏,此名為革。婦人則半產、漏下,男子則亡血、失精。

【問曰】曾為人所難,緊脈從何而來?

【師曰】假令亡汗、若吐,以肺里寒,故令脈緊也。假令咳者,坐飲冷水,故令脈緊也。假令下利,以胃中虛冷,故令脈緊也。

寸口脈浮而緊,醫反下之,此為大逆。浮則無血,緊則為寒,寒氣相搏,則為腸鳴,醫乃不知,而反飲冷水,令汗不出,水得寒氣,冷必相搏,其人即饐。

寸口脈微,尺脈緊,其人虛損多汗,知陰常在,絕不見陽也。

寸口脈浮而大,浮為風虛,大為氣強,風氣相搏,必成隱疹,身體為癢。癢者名曰泄風,久久為痂癩。

寸口脈浮而大,浮為虛,大為實;在尺為關,在寸為格;關則不得小便,格則吐逆。

寸口脈微而澀,微者衛氣不行,澀者榮氣不逮。榮衛不能相將,三焦無所仰,身體痹不仁。榮氣不足,則煩疼,口難言;衛氣虛者,則惡寒數欠。三焦不歸其部,上焦不歸者,噫而酢吞;中焦不歸者,不能消谷引食;下焦不歸者,則遺溲。

寸口脈微而澀,微者衛氣衰,澀者榮氣不足。衛氣衰則面色黃;榮氣不足則面色青。榮為根,衛為葉。榮衛俱微,則根葉枯槁,而寒栗咳逆,唾腥吐涎沫也。

寸口脈微而緩,微者衛氣疏,疏則其膚空;緩者胃氣實,實則谷消而水化也。谷入于胃,脈道乃行,水入于經,其血乃成。榮盛則其膚必疏,三焦絕經,名曰血崩。

寸口脈弱而緩,弱者陽氣不足,緩者胃氣有余,噫而吞酸,食卒不下,氣填于膈上也。

寸口脈弱而遲,弱者衛氣微,遲者榮中寒;榮為血,血寒則發熱;衛為氣,氣微者心內饑,饑而虛滿不能食也。

寸口脈弱而澀,尺中浮大,無外證者,為病屬內傷。

寸口脈弱而澀,尺中濡弱者,男子病失精,女子病赤白帶下。

寸口脈洪數,按之弦急者,當發癮疹;假令脈浮數,按之反平者,為外毒;脈數大,按之弦直者,為內毒,宜升之,令其外出也;誤攻則內陷,內陷則死。

寸口脈洪數,按之急滑者,當發癰膿;發熱者,暴出;無熱者,久久必至也。

寸口脈浮滑,按之弦急者,當發內癰;咳嗽胸中痛為肺癰,當吐膿血;腹中掣痛為腸癰,當便膿血。

寸口脈大而澀,時一弦,無寒熱,此為浸淫瘡所致也;若加細數者,為難治。

趺陽脈緊而浮,浮為氣,緊為寒。浮為腹滿,緊為絞痛。浮緊相搏,腸鳴而轉,轉即氣動,隔氣乃下。少陰脈不出,其陰腫大而虛也。

趺陽脈微而緊,緊則為寒,微則為虛,微緊相搏,則為短氣。

趺陽脈大而緊者,當即下利,為難治。

趺陽脈浮,浮則為虛,浮虛相搏,故令氣饐,言胃氣虛竭也;此為醫咎,責虛取實,守空迫血;脈滑則為噦,脈浮鼻中燥者,必衄也。

趺陽脈遲而緩,胃氣如經也。趺陽脈浮而數,浮則傷胃,數則動脾,此非本病,醫特下之所為也。榮衛內陷,其數先微,脈反但浮,其人必大便鞕,氣噫不除。何以言之?本以數脈動脾,其數先微,故知脾氣不治,大便鞕,氣噫不除。今脈反浮,其數改微,邪氣獨留,心中則饑,邪熱不殺谷,潮熱發渴,數脈當遲,緩病者則饑。數脈不時,則生惡瘡也。

趺陽脈浮而澀,少陰脈如經者,其病在脾,法當下利。何以知之?若脈浮大者,氣實血虛也。今趺陽脈浮而澀,故知脾氣不足,胃氣虛也。以少陰脈弦,而沉才見,此為調脈,故稱如經也。若反滑而數者,故知當屎膿也。

趺陽脈浮而芤,浮者胃氣虛,芤者榮氣傷,其身體瘦,肌肉甲錯,浮芤相搏,宗氣衰微,四屬斷絕也。

趺陽脈浮而大,浮為氣實,大為血虛;血虛為無陰,孤陽獨下陰部者,小便當赤而難,胞中當虛;今小便利,而大汗出,法應胃家當微;今反更實,津液四射,榮竭血盡,干煩而不眠,血薄肉消而成暴液;醫復以毒藥攻其胃,此為重虛,客陽去有期,必下如淤泥而死。

【問曰】翕奄沉名曰滑,何謂也?

【師曰】沉為純陰,翕為正陽,陰陽和合,故令脈滑。關尺自平。

趺陽脈微沉,食飲自平;少陰脈微滑,滑者緊之浮名也,此為陰實,其人必股內汗出,陰下濕也。

趺陽脈浮而滑,浮為陽,滑為實,陽實相搏,其脈數疾,衛氣失度,浮滑之脈數疾,發熱汗出者,此為不治。

趺陽脈滑而緊,滑者胃氣實,緊者脾氣強。持實擊強,痛還自傷,以手把刃,坐作瘡也。

趺陽脈沉而微,沉為實,數消谷;緊者,病難治。

趺陽脈伏而澀,伏則吐逆,水谷不化,澀則食不得入,名曰關格。

【師曰】病人脈微而澀者,此為醫所病也。大發其汗,又數大下之,其人亡血,病當惡寒,后乃發熱,無休止時,夏月盛熱,欲著復衣,冬月盛寒,欲裸其身,所以然者,陽微則惡寒,陰弱則發熱,此醫發其汗,使陽氣微,又大下之:令陰氣弱,五月之時,陽氣在表,胃中虛冷,以陽氣內微,不能勝冷,故欲著復衣;十一月之時,陽氣在里,胃中煩熱,以陰氣內弱,不能勝熱,故欲裸其身。又陰脈遲澀,故知血亡也。

少陰脈弱而澀,弱者微煩,澀者厥逆。

趺陽脈不出,脾不上下,身冷膚鞕。

少陰脈不至,腎氣微,少精血,奔氣促迫,上入胸隔,宗氣反聚,血結心下,陽氣退下,熱歸陰股,與陰相動,令身不仁,此為尸厥。當刺期門、巨闕。

妊娠脈弦數而細,少腹痛,手心熱,此為熱結胞中,不先其時治之,必有產難。

產后脈洪數,按之弦急,此為濁未下;若濁已下而脈如故者,此為魂脫,為難治。

諸脈浮數,當發熱而灑淅惡寒,若有痛處,飲食如常者,畜積有膿也。

【問曰】人恐怖者,其脈何狀?

【師曰】脈形如循絲累累然,其面白脫色也。

【問曰】人不飲,其脈何類?

【師曰】脈自澀,唇口干燥也。

【問曰】人愧者,其脈何類?

【師曰】脈浮而面色乍白乍赤也。

【師曰】寸口諸微亡陽,諸濡亡血,諸弱發熱,諸緊為寒。諸乘寒者則為厥,郁冒不仁,以胃無谷氣,脾澀不通,口急不能言,戰而栗也。

【師曰】發熱則脈躁,惡寒則脈靜,脈隨證轉者,為病瘧。

【師曰】傷寒,咳逆上氣,其脈散者死,為其形損故也。

【師曰】脈乍大乍小,乍靜乍亂,見人驚恐者,為祟發于膽,氣竭故也。

【師曰】人脈皆無病,暴發重病,不省人事者,為厲鬼,治之以祝由,能言者可治,不言者死。

【師曰】脈浮而洪,身汗如油,喘而不休,水漿不下,形體不仁,乍靜乍亂,此為命絕也。又未知何臟先受其災。若汗出發潤,喘不休者,此為肺先絕也。陽反獨留,形體如煙熏,直視搖頭者,此為心絕也。唇吻反青,四肢掣習者,此為肝絕也。環口黧黑,油汗發黃者,此為脾絕也。溲便遺失,狂言,目反直視者,此為腎絕也。又未知何臟陰陽前絕。若陽氣前絕,陰氣后竭者,其人死身色必青;陰氣前絕,陽氣后竭者,其人死,身色必赤,腋下溫,心下熱也。

奇經八脈不系于十二經,別有自行道路。其為病總于陰陽,其治法屬十二經。假令督脈為病,脊背強,隱隱痛,脈當微浮而急,按之澀,治屬太陽。

任脈為病,其內結痛疝瘕,脈當沉而結,治屬太陰。

沖脈為病,氣上逆而里急,脈當浮虛而數,治屬太陰。

帶脈為病,苦腹痛,腰間冷痛,脈當沉而細,治屬少陰。

陽蹺為病,中于側,氣行于外,脈當弦急,按之緩,治屬少陽。

陰蹺為病,中于側,氣行于內,脈當浮緩,按之微急而弦,治屬厥陰。

陽維與諸陽會,其為病在脈外,發寒熱,脈當浮而虛,治屬氣分。

陰維與諸陰交,其為病在脈中,心中痛,手心熱,脈當弦而澀,治屬血分。

陽維維于陽,陰維維于陰,為氣血之別,使不拘于一經也。

奇經八脈之病,由各經受邪,久久移傳,或勞傷所致,非暴發也。

【問曰】八脈內傷何以別之?

【師曰】督脈傷,柔柔不欲伸,不能久立,立則隱隱而脹;任脈傷,小便多,其色白濁;沖脈傷,時咳不休,有聲無物,勞則;地喘;帶脈傷,回身一周冷;陽蹺傷,則身左不仁;陰蹺傷,則身右不仁;陽維傷,則畏寒甚,皮常濕;陰維傷,則畏熱甚,皮常枯。

【問曰】八脈內傷其脈何似?

【師曰】督脈傷,尺脈大而澀;任脈傷,關脈大而澀;沖脈傷,寸脈短而澀;帶脈傷,脈沉遲而結;陽蹺傷,脈時大而弦;陰蹺傷,脈時細時弦;陽維傷,脈時緩時弦;陰維傷,脈時緊時澀。

【問曰】其治奈何?

【師曰】督脈傷,當補髓;任脈傷,當補精;沖脈傷,當補氣;帶脈傷,當補腎;陽蹺傷,則益膽;陰蹺傷,則補肝;陰維傷,則調衛;陰維傷,則養榮。

【問曰】其處方奈何?

【師曰】相體虛實,察病輕重,采取方法,權衡用之,則無失也。

六氣主客第三

【問曰】六氣主客何以別之?

【師曰】厥陰生少陰,少陰生少陽,少陽生太陰,太陰生陽明陽明生太陽,太陽復生厥陰,周而復始,久久不變,年復一年,此名主氣;厥陰生少陰,少陰生太陰,太陰生少陽,少陽生陽明,陽明生太陽,復生厥陰,周而復始,此名客氣。

【問曰】其始終奈何?

【師曰】初氣始于大寒,二氣始于春分,三氣始于小滿,四氣始于大暑,五氣始于秋分,終氣始于小雪,仍終于大寒,主客相同,其差各三十度也。

【問曰】司天在泉奈何?

【師曰】此客氣也。假如子午之年,少陰司天,陽明則為在泉,太陽為初氣,厥陰為二氣,司天為三氣,太陰為四氣,少陽為五氣,在泉為終氣;卯酉之年,陽明司天,少陰在泉,則初氣太陰,二氣少陽三氣陽明四氣太陽,五氣厥陰,終氣少陰;戌辰之年,太陽司天,太陰在泉;丑未之年,太陰司天,太陽在泉;寅申之年,少陽司天,厥陰在泉;巳亥之年,厥陰司天,少陽在泉;其余各氣,以例推之。

【問曰】其為病也何如?

【師曰】亦有主客之分也;假如厥陰司天,主勝,則胸脅痛,舌難以言;客勝,則耳鳴,掉眩,甚則咳逆。少陰司天,主勝,則心熱,煩躁,脅痛支滿;客勝,則鼽嚏,頸項強,肩背瞀熱,頭痛,少氣,發熱,耳聾,目暝,甚則跗腫,血溢,瘡,喑,喘咳。太陰司天,主勝,則胸腹滿,食已而瞀;客勝,則首、面、跗腫,呼吸氣喘。少陽司天,主勝,則胸滿,咳逆,仰息,甚則有血,手熱;客勝,則丹疹外發,及為丹〖火票〗,瘡瘍,嘔逆,喉痹,頭痛,嗌踵,耳聾,血溢,內為瘛疭。陽明司天,主勝,則清復內余,咳,衄,嗌塞,心膈中熱,咳不止而白血出者死,金居少陽之位,客不勝主也。太陽司天,主勝,則喉嗌中鳴;客勝,則胸中不利,出清涕,感寒則咳也。厥陰主在泉,主勝,則筋骨徭并,腰腹時痛;客勝,則關節不利,內為痙強,外為不便。少陰在泉,主勝,則厥氣上行,心痛發熱,膈中眾痹皆作,發于胠脅,魄汗不藏,四逆而起;客勝,則腰痛,尻、股、膝、髀、腨、胻、足病瞀熱以酸,跗腫不能久立,溲便變。太陰在泉,主勝,則寒氣逆滿,食飲不下,甚則為疝;客勝,則足痿下腫,便溲不時,濕客下焦,發而濡泄,及為陰腫,隱曲之疾。少陽在泉,主勝,則熱反上行,而客于心,心痛發熱,格中而嘔;客勝,則腰腹痛,而反惡寒,甚則下白溺白。陽明在泉,主勝,則腰重,腹痛,少腹生寒,下為鶩溏,寒厥于腸,上沖胸中,甚則喘滿,不能久立;客勝,則清氣動下,小腹堅滿,而數便泄。太陽在泉,以水居水位,無所勝也。

【問曰】其勝復何如?

【師曰】有勝必有復,無勝則無復也;厥陰之勝,則病耳鳴,頭眩,憒憒欲吐,胃膈如寒,胠脅氣并,化而為熱,小便黃赤,胃脘當心而痛,上及兩脅,腸鳴,飧泄,少腹痛,注下赤白,甚則嘔吐,膈不通;其復也,則少腹堅滿,里急暴痛,厥心痛,汗發,嘔吐,飲食不入,入而復出,筋骨掉眩清厥,甚則入脾,食痹而吐。少陰之勝,則病心下熱,善饑,臍下氣動,氣游三焦,嘔吐,躁煩,腹滿而痛,溏泄赤沃;其復也,則燠熱內作,煩躁,鼽嚏,少腹絞痛,嗌燥,氣動于左上行于右,咳則皮膚痛,暴喑,心痛,郁冒不知人,灑淅惡寒振栗,譫妄,寒已而熱,渴而欲飲,少氣,骨痿,膈腸不便,外為浮腫,噦噫,痱疹,瘡瘍,癰疽,痤痔,甚則入肺,咳而鼻淵。太陰之勝,則火氣內郁,瘡瘍于中,流散于外,病在胠脅甚則心痛熱格,頭痛,喉痹,項強,又或濕氣內郁,寒迫下焦,少腹滿,腰椎痛強,注泄,足下濕,頭重,跗腫,足脛腫,飲發于中,跗腫于上;其復也,則體重,中滿,食飲不化,陰氣上厥,胸中不便,飲發于中,咳喘有聲,頭項痛重,掉瘛尤甚,嘔而密默,唾吐清液,甚則入腎,竊泄無度。少陽之勝,則病熱客于胃,心煩而痛,目赤嘔酸,善饑,耳痛,溺赤,善驚譫妄,暴熱消爍,少腹痛,下沃赤白;其復也,枯燥,煩熱,驚瘛,咳,衄,心熱,煩躁,便數,憎風,厥氣上行,面如浮埃,目乃〖目閏〗瘛,火氣內發,上為口糜,嘔逆,血溢,血泄,發而為瘧,惡寒鼓栗,寒極反熱,嗌絡焦槁,渴飲水漿,色變黃赤,少氣肺痿,化而為水,傳為跗腫,甚則入肺,咳而血泄。陽明之勝,則清發于中,左胠脅痛,溏泄,內為嗌塞,外發頹疝,胸中不便,嗌而咳;其復也,則病生胠脅,氣歸于左,善太息,甚則心痛痞滿,腹脹而泄,嘔苦,咳噦煩心,病在膈中,甚則入肝,驚駭筋攣。太陽之勝,則病痔瘧,發寒,厥人胃,則內生心痛,陰中乃瘍,隱曲不利,亙引陰股筋肉拘苛,血脈凝泣,絡滿血變,或為血泄,皮膚否腫,腹滿時減,熱反上行,頭項囟頂腦戶中痛,目如脫,寒入下焦,則傳為濡泄;其復也,則心胃生寒,胸膈不利,心痛痞滿,頭痛,善悲,時發眩仆,食減,腰椎反痛,屈伸不便,少腹控睪引腰脊上沖心,唾出清水,及為噦噫,甚則入心,善忘,善悲,寒復內余,則腰尻痛,屈伸不利,股脛足膝中痛。此六氣為病,須謹識之,而弗失也。

【師曰】子知六氣,不知五運,未盡其道,今為子言,假如太陽司天,而運當甲己,夫甲己土運也,太陽寒水也,土能克水,太陽不能正其位也;又如厥陰司天,而逢乙庚金運;少陰少陽司天,而逢丙辛水運;太陰司天,而逢丁壬木運;陽明司天,而逢戊癸火運,其例同也。

【問曰】其治法奈何?

【師曰】風寒暑濕燥熱各隨其氣,有假者反之,甚者從之,微者逆之,采取方法,慎毋亂也。

傷寒例第四

四時八節二十四節氣七十二候決病法:

立春正月節斗指艮,雨水正月中斗指寅。

驚蟄二月節斗指甲,春分二月中斗指卯。

清明三月節斗指乙,谷雨三月中斗指辰。

立夏四月節斗指巽,小滿四月中斗指巳。

芒種五月節斗指丙,夏至五月中斗指午。

小暑六月節斗指丁,大暑六月中斗指未。

立秋七月節斗指坤,處暑七月中斗指申。

白露八月節斗指庚,秋分八月中斗指酉。

寒露九月節斗指辛,霜降九月中斗指戌。

立冬十月節斗指干,小雪十月中斗指亥。

大雪十一月節斗指壬,冬至十一月中斗指子。

小寒十二月節斗指癸,大寒十二月中斗指丑。

二十四節氣,節有十二,中氣有十二,五日為一候,氣亦同,合有七十二候,決病生死,此須洞解也。

陰陽大論云:春氣溫和,夏氣暑熱,秋氣清涼,冬氣冰冽,此則四時正氣之序也。冬時嚴寒,萬類深藏,君子周密,則不傷于寒。觸冒之者,則名傷寒耳。其傷于四時之氣,皆能為病。以傷寒為病者,以其最盛殺厲之氣也。中而即病者,名曰傷寒;不即病,寒毒藏于肌膚,至春變為溫病,至夏變為暑病。暑病者,熱極重于溫也。是以辛苦之人,春夏多溫熱者,皆由冬時觸寒所致,非時行之氣也。凡時行者,春時應暖而反大寒;夏時應熱而反大涼;秋時應涼而反大熱;冬時應寒而反大溫。此非其時而有其氣,是以一歲之中,長幼之病多相似者,此則時行之氣也。夫欲候知四時正氣為病,及時行疫氣之法,皆當按斗歷占之。九月霜降節后,宜漸寒,向冬大寒,至正月雨水節后宜解也。所以謂之雨水者,以冰雪解而為雨水故也。至驚蟄二月節后,氣漸和暖,向夏大熱,至秋便涼。從霜降以后,至春分以前,凡有觸冒霜露,體中寒即病者,謂之傷寒也。九月十月寒氣尚微,為病則輕;十一月十二月寒冽已嚴,為病則重;正月二月寒漸將解,為病亦輕。此以冬時不調,適有傷寒之人即為病也。其冬有非節之暖者,名曰冬溫。冬溫之毒,與傷寒大異,冬溫復有先后,更相重沓,亦有輕重,為治不同,證如后章。從立春節后,其中無暴大寒,又不冰雪;而有人壯熱為病者,此屬春時陽氣,發其冬時伏寒,變為溫病。從春分以后,至秋分節前,天有暴寒者,皆為時行寒疫也。三月四月或有暴寒,其時陽氣尚弱,為寒所折,病熱猶輕;五月六月陽氣已盛,為寒所折,病熱則重;七月八月,陽氣已衰,為寒所折,病熱亦微。其病與溫相似,但治有殊耳。十五日得一氣,于四時之中,一時有六氣,四六名為二十四氣。然氣候亦有應至仍不至,或有未應至而至者,或有至而太過者,皆成病氣也。但天地動靜,陰陽鼓擊者,各正一氣耳。是以彼春之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是故冬至之后,一陽爻升,一陰爻降也。夏至之后,一陽氣下,一陰氣上也。斯則冬夏二至,陰陽合也;春秋二分,陰陽離也。陰陽交易,人變病焉。此君子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順天地之剛柔也。小人觸冒,必嬰暴疹。須知毒烈之氣,留在何經,必發何病,詳而取之。是以春傷于風,夏必飧泄;夏傷于暑,秋必病瘧;秋傷于濕,冬必咳嗽;冬傷于寒,春必病溫。此必然之道,可不審明之。傷寒之病,逐日淺深,以施方治。今世人傷寒,或始不早治,或治不對病,或日數久淹,困乃告醫。醫人又不依次第而治之,則不中病。皆宜臨時消息制方,無不效也。

又土地溫涼,高下不同;物性剛柔,餐[注:桂本餐字為飧,似誤]居亦異。是故黃帝興四方之問,岐伯舉四治之能,以訓后賢,開其未悟。臨病之工,宜須兩審也。

凡傷于寒,傳經則為病熱,熱雖甚,不死。若兩感于寒而病者,多死。尺寸俱浮者,太陽受病也,當一二日發。以其脈上連風府,故頭項痛,腰脊強。

尺寸俱長者,陽明受病也,當二三日發。以其脈俠鼻、絡于目,故身熱、汗出、目疼、鼻干、不得臥。

尺寸俱弦者,少陽受病也,當三四日發。以其脈循脅絡于耳,故胸脅痛而耳聾。此三經受病,未入于腑者,皆可汗而已。

尺寸俱沉濡者,太陰受病也,當四五日發。以其脈布胃中,絡于嗌,故腹滿而嗌干。

尺寸俱沉細者,少陰受病也,當五六日發。以其脈貫腎,絡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

尺寸俱弦微者,厥陰受病也,當六七日發。以其脈循陰器、絡于肝,故煩滿而囊縮。此三經受病,己入于腑者,皆可下而已。

傷寒傳經在太陽,脈浮而急數,發熱,無汗,煩躁,宜麻黃湯。

麻黃湯方

麻黃三兩(去節) 桂枝三兩(去皮) 甘草一兩(炙) 杏仁七十枚 (去皮尖)

右四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二升半,去滓,溫服八合,覆取微似汗,不須粥飲,余如桂枝法將息,桂枝湯見后卷。

傳陽明,脈大而數,發熱,汗出,口渴舌燥,宜白虎湯,不差與承氣湯。

白虎湯方

知母六兩 石膏一斤 甘草二兩(炙) 粳米六合

右四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湯成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

大承氣湯方

大黃四兩(酒洗) 厚樸半斤(炙去皮) 枳實五枚 芒硝三合

右四味,以水一斗,先煮二物,取五升,去滓,納大黃更煮取二升,去滓,納芒硝,更上微火,一兩沸,分溫再服,得下,余勿服。

小承氣湯方

大黃四兩(酒洗) 厚樸二兩(炙去皮) 枳實三枚大者(炙)

右三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溫二服,初服當更衣,不爾者盡飲之,若更衣者,勿服之。

調胃承氣湯方

甘草二兩(炙) 芒硝半斤 大黃四兩(酒洗)

右三味,以水三升,煮二物至一升,取去滓,納芒硝,更上微火一兩沸,溫頓服之,以調胃氣。

傳少陽,脈弦而急,口苦,咽干,頭暈,目眩,往來寒熱,熱多寒少,宜小柴胡湯,不差與大柴胡湯。

小柴胡湯方

柴胡半斤 黃芩三兩 人參三兩 甘草三兩(炙) 大棗十二枚 半夏半升

右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大柴胡湯方

柴胡半斤 黃芩三兩 芍藥三兩 半夏半升(洗) 生姜五兩(切) 枳實四枚(炙) 大棗十二枚(劈) 大黃二兩

右八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溫服二升,日三服。

傳太陰,脈濡而大,發熱,下利,口渴,腹中急痛,宜茯苓白術厚樸石膏黃芩甘草湯。

茯苓白術厚樸石膏黃芩甘草湯方

茯苓四兩 白術三兩 厚樸四兩 石膏半斤 黃芩三兩 甘草二兩(炙)

右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五升,每服一升五合余,日三服。

傳少陰,脈沉細而數,手足時厥時熱,咽中痛,小便難,宜附子細辛黃連黃芩湯。

附子細辛黃連黃芩湯方

附子大者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細辛二兩 黃連四兩 黃芩二兩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傳厥陰,脈沉弦而急,發熱時悚,心煩嘔逆,宜桂枝當歸湯,吐蛔者,宜烏梅丸。

桂枝當歸湯方

桂枝二兩 當歸三兩 半夏一升 芍藥三兩 黃柏二兩 甘草二兩(炙)

右六味,以水七升,煮取四升,去滓,分溫三服。

烏梅丸方

烏梅三百枚 細辛六兩 干姜十兩 黃連十六兩 當歸四兩 附子六兩(炮去皮) 蜀椒四兩(出汗) 桂枝六兩(去皮) 人參六兩 黃柏六兩

右十味,異搗篩,合治之,以苦酒漬烏梅一宿,去核蒸之五斗米下,飯熟,搗成泥,和藥令相得,納臼中與蜜杵二千下,丸如梧子大,先食飲服十丸,日三服。稍加至二十丸,禁生冷滑物臭食等。

以上皆傳經脈證并治之正法也。若入腑及臟為傳經變病,治列后條。

若兩感于寒者,一日太陽受之,即與少陰俱病,則頭痛、口干、煩滿而渴,脈時浮時沉,時數時細,大青龍湯加附子主之。

大青龍加附子湯方

麻黃六兩(去節) 桂枝二兩(去皮) 甘草二兩(炙) 杏仁四十枚(去皮尖) 生姜三兩(切) 大棗十枚(劈) 石膏如雞子大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右八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溫粉粉之,一服汗者,停后服;若復服汗多亡陽,遂虛,惡風煩躁不得眠也。

二日陽明受之,即與太陰俱病,則腹滿身熱、不欲食、譫語,脈時高時卑,時強時弱,宜大黃石膏茯苓白術枳實甘草湯

大黃石膏茯苓白術枳實甘草湯方

大黃四兩 石膏一斤 茯苓三兩 白術四兩 枳實三兩 甘草三兩(炙)

右六味,以水八升,煮取五升,溫分三服。

三日少陽受之,即與厥陰俱病,則耳聾,囊縮而厥,水漿不入,脈乍弦乍急,乍細乍散,宜當歸附子湯主之。

當歸附子湯方

當歸四兩 附子大者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人參三兩 黃連三兩 黃柏三兩

右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以上皆傳經變病,多不可治,不知人者,六日死。若三陰三陽、五臟六腑皆受病,則榮衛不行,臟腑不通而死矣。所謂兩感于寒不免于死者,其在斯乎!其在斯乎!

若不加異氣者,至七日太陽病衰,頭痛少愈也;八日陽明病衰,身熱少歇也;九日少陽病衰,耳聾微聞也;十日太陰病衰,腹減如故,則思飲食;十一日少陰病衰,渴止舌干,已而嚏;十二日厥陰病衰,囊縱,少腹微下,大氣皆去,病人精神爽慧也。若過十三日以上不間,尺寸陷者,大危。若更感異氣,變為他病者,當依壞病證法而治之。若脈陰陽俱盛,重感于寒者,變成溫瘧。陽脈浮滑,陰脈濡弱,更傷于風者,變為風溫。陽脈洪數,陰脈實大,更遇溫熱者,變為溫毒。溫毒,病之最重者也。陽脈濡弱,陰脈弦緊,更遇溫氣者,變為溫疫。以此冬傷于寒,發為溫病,脈之變證,方治如說。

凡人有疾,不時即治,隱忍冀差,以成痼疾。小兒女子,益以滋甚。時氣不和,便當早言,尋其邪由,及在腠理,以時治之,罕有不愈者。患人忍之,數日乃說,邪氣入臟,則難為制。

凡作湯藥,不可避晨夕,覺病須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則易愈矣。如或差遲,病即傳變,雖欲除治,必難為力。服藥不如方法,縱意違師,不須治之。

凡傷寒之病,多從風寒得之。始表中風寒,入里則不消矣。未有溫覆當而不消散者。不在證治,擬欲攻之,猶當先解表,乃可下之。若表未解,而內不消,必非大滿,猶有寒熱,則不可下。若表已解,而內不消,大滿大實,腹堅,中有燥屎,自可除下之。雖四五日,數下之,不能為禍也。若不宜下,而便攻之,則內虛熱入,協熱遂利,煩躁諸變,不可勝數,輕者困篤,重者必死矣。

夫陽盛陰虛,汗之則死,下之則愈;陽虛陰盛,汗之則愈,下之則死。如是,則神丹安可以誤發,甘遂何可以妄攻?虛盛之治,相背千里,吉兇之機,應若影響,豈容易哉!況桂枝下咽,陽盛即斃;承氣入胃,陰盛以亡,死生之要,在乎須臾,視身之盡,不暇計日。此陰陽虛實之交錯,其候至微;發汗吐下之相反,其禍至速,而醫術淺狹,懵然不知病源,為治乃誤,使病者殞歿,自謂其分,至令冤魂塞于冥路,死尸盈于曠野,仁者鑒此,豈不痛歟!

凡兩感病俱作,治有先后,發表攻里,本自不同,而執迷用意者,乃云神丹甘遂合而飲之,且解其表,又除其里,言巧似是,其理實違。夫智者之舉錯也,常審以慎;愚者之動作也,必果而速。安危之變,豈可詭哉!世上之士,但務彼翕習之榮,而莫見此傾危之敗,惟明者居然,能護其本,近取諸身,夫何遠焉。

凡發汗,溫暖湯藥,其方雖言日三服,若病劇不解,當促其間,可半日中盡三服。若與病相阻,即使有所覺,病重病者一日一夜,當晬時觀之,如服一劑,病證猶在,故當復作本湯服之。至有不能汗出,服三劑乃解;若汗不出者,死病也。

凡得時氣病,至五六日,而渴欲飲水,飲不能多,不當與也,何者?以腹中熱尚少,不能消之,便更與人作病也。至七八日,大渴欲飲水者,猶當依證而與之。與之時常令不足,勿極意也。言能飲一斗,與五升。若飲而腹滿,小便不利,若喘若噦。不可與之也。忽然大汗出,是為自愈也。

凡得病反能飲水,此為欲愈之病。其不曉病者,但聞病飲水者自愈,小渴者乃強與飲之,因成其禍,不可復數也。

凡得病厥,脈動數,服湯更遲;脈浮大減小;初躁后靜,此皆愈證也。

凡治溫病,可刺五十九穴。又身之穴,三百六十有五,其三十穴灸之有害;七十九穴刺之為災,并中髓也。

脈四損,三日死。平人一息,病人脈一至,名曰四損。脈五損,一日死。平人二息,病人脈一至,名曰五損。脈六損,一時死。平人三息,病人脈一至,名曰六損。

四損,經氣絕;五損,腑氣絕;六損,臟氣絕。真氣不行于經曰經氣絕;不行于腑,曰腑氣絕;不行于臟,曰臟氣絕;經氣絕,則四肢不舉;腑氣絕,則不省人事;臟氣絕,則一身盡冷。

脈盛身寒,得之傷寒;脈虛身熱,得之傷暑。脈陰陽俱盛,大汗出,下之不解者死。脈陰陽俱虛,熱不止者死。脈至乍數乍疏者死。脈至如轉索,按之不易者其日死。譫言妄語,身微熱,脈浮大,手足溫者生。逆冷,脈沉細者,不過一日死矣。此以前是傷寒熱病證候也。

脈濡而弱,弱反在關,濡反在巔,微反在上,澀反在下。微則陽氣不足,澀則無血。陽氣反微,中風汗出而反躁煩。澀則無血,厥而且寒。陽厥發汗,躁不得眠。陽微則不可下,下之則心下痞鞕。

動氣在右,不可發汗,發汗則衄而渴,心苦煩,飲水即吐。

動氣在左,不可發汗,發汗則頭眩,汗不止,則筋惕肉〖目閏〗。

動氣在上,不可發汗,發汗則氣上沖止于心下。

動氣在下,不可發汗,發汗則無汗可發,心中大煩,骨節疼痛,目眩惡寒,食則吐谷,氣不得前。

咽中閉塞,不可發汗,發汗則吐血,氣欲欲絕,手足厥冷,欲得蜷臥,不能自溫。

諸脈得數動微弱者,不可發汗,發汗則大便難,腹中干,胃燥而煩,其形相象,根本異源

脈濡而弱,弱反在關,濡反在巔,弦反在上,微反在下。弦為陽運,微為陰寒。上實下虛,意欲得溫。微弦為虛,不可發汗,發汗則寒栗,不能自還。咳而發汗,其咳必劇,數吐涎沫,咽中必干,小便不利,心中饑煩,晬時而發,其形似瘧,有寒無熱,虛而寒栗,蜷而苦滿,腹中復堅,命將難全。

厥逆脈緊,不可發汗,發汗聲亂、咽嘶、舌萎、聲不得前。

諸逆發汗,病微者難差,劇者必死。

凡發汗,欲令遍身漐漐微似汗,不可令如水流漓。若病不解,當重發汗;若汗多者,不得重發汗,亡陽故也。。

凡服湯發汗,中病便止,不必盡劑。

凡用吐湯,中病便止,不必盡劑。。

諸四逆厥者,不可吐之;虛家亦然。

凡病胸上諸實,胸中郁郁而痛,不能食,欲使人按之,而反有涎唾,下利十余行,其脈反澀,寸口脈微滑,此可吐之,吐之利則止。

宿食在上脘者,當吐之。

動氣在右,不可下之,下之則津液內竭,咽燥、鼻干、頭眩、心悸也。

動氣在左,不可下之。下之則腹內拘急,食飲不下,動氣更劇。雖有身熱,臥則欲蜷。

動氣在上,不可下之。下之則掌中熱煩,身上浮冷,熱汗自泄,欲得水自灌。

動氣在下,不可下之。下之則腹脹滿,卒起頭眩,食則下利清谷,心下痞。

咽中閉寒,不可下之。下之則上輕下重,水漿不下,臥則欲蜷,身急痛,下利日數十行。

諸外實者,不可下之。下之則發微熱,若亡脈厥者,當臍握熱。

諸虛者,不可下之。下之則大渴,求水者易愈,惡水者劇。

脈濡而弱,弱反在關,濡反在巔,弦反在上,微反在下。弦為陽運,微為陰寒。上實下虛,意欲得溫。微弦為虛,虛者不可下也。微弦為咳,咳則吐涎,下之則咳止,而利因不休,利不休則胸中如蟲嚙,粥入則出,小便不利,兩脅拘急,喘息為難,頸背相引,臂則不仁,極寒反汗出,身冷若冰,眼睛不慧,語言不休,而谷氣多入,此為除中,口雖欲言,舌不得前。

脈濡而弱,弱反在關,濡反在巔,浮反在上,數反在下。浮為陽虛,數為無血,浮為虛,數生熱。浮為虛,自汗出而惡寒,振而寒栗;微弱在關,胸下為急,喘汗而不得呼吸,數為痛,呼吸之中痛在于脅,振寒相搏,形如瘧狀,醫反下之,故令脈數,發熱,狂走,見鬼,心下為痞,小便淋漓,小腹甚鞕,小便尿血也。

脈濡而緊,濡則衛氣微,緊則榮中寒。陽微衛中風,發熱而惡寒;榮緊胃氣冷,微嘔心內煩。醫謂有大熱,解肌而發汗,亡陽虛煩躁,心下苦痞堅。表里俱虛竭,卒起而頭眩。客熱在皮膚,悵怏不得眠。不知胃氣冷,緊寒在關元。技巧無所施,汲水灌其身。客熱應時罷,栗栗而振寒。重被而復之,汗出而冒巔。體惕而又振,小便為微難。寒氣因水發,清谷不容閑。嘔變反腸出,顛倒不得安。手足為微逆,身冷而內煩。遲欲從后救,安可復追還。

脈浮而緊,浮則為風,緊則為寒;風則傷衛,寒則傷榮;榮衛俱病,骨節煩疼;當發其汗,而不可下也。。

脈浮而大,心下反鞕,有熱,屬臟者,攻之,不令發汗;屬腑者,不令溲數。溲數則大便鞕,汗多則越甚,脈遲者,尚未可攻也。。

傷寒,脈陰陽俱緊,惡寒發熱,則脈欲厥。厥者,脈初來大,漸漸小,更來漸大,是其候也。如此者惡寒,甚者,翕翕汗出,喉中痛;若熱多者,目赤脈多,睛不慧,醫復發之,咽中則傷;若復下之,則兩目閉,寒多便清谷,熱多便膿血;若熏之,則身發黃;若熨之,則咽燥。若小便利者,可救之;小便難者,危殆也。

傷寒發熱,口中勃勃氣出,頭痛,目黃,衄不可制,陰陽俱虛,貪水者必嘔,惡水者厥。若下之,則咽中生瘡;假令手足溫者,必下重便膿血。頭痛目黃者,下之則目閉。貪水者,下之則脈厥,其聲嚶嚶,咽喉塞,汗之則戰栗;惡水者,下之則里冷,不嗜食,大便完谷出,汗之則口中傷,舌上白胎,煩躁,脈反數,不大便,六七日后必便血,小便不利也。

凡服下湯,得利便止,不必盡劑。此以前是汗吐下三法之大要也。若能于此例之外,更神而明之,斯道其庶幾乎?

雜病例第五

【問曰】上工治未病,何也?

【師曰】夫治未病者,見肝之病,知肝傳脾,當先實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補之。中工不曉相傳,見肝之病,不解實脾,惟治肝也。夫肝之病,補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藥調之。酸入肝,焦苦入心,甘入脾。脾能傷腎,腎氣微弱,則水不行;水不行,則心火氣盛,心火氣盛則傷肺;肺被傷,則金氣不行;金氣不行,則肝氣盛,肝必自愈。此治肝補脾之要妙也。肝虛則用此法,實則不可用之。經曰:勿虛虛,勿實實,補不足,損有余,是其義也。余臟準此。

夫人稟五常,因風氣而生長,風氣雖能生萬物,亦能害萬物,如水能浮舟,亦能覆舟。若五臟元真通暢,人即安和。客氣邪風,中人多死。千般疢難,不越三條;一者,經絡受邪,入于臟腑,為內所因也;二者,四肢九竅,血脈相傳,壅塞不通,為外皮膚所中也;三者,房室、金刃、蟲獸所傷。以此詳之,病由都盡。若人能養慎,不令邪風干杵經絡,適中經絡,未流傳臟腑,即醫治之,四肢才覺重滯,即導引、吐納、針灸、膏摩,勿令九竅閉塞;更能無犯王法、禽獸災傷,房室勿令竭乏,服食節其冷熱苦酸辛甘,不遺形體有衰,病則無由入其腠理。腠者,是三焦通會元真之處,為血氣所注;理者,是皮膚臟腑之紋理也。

【問曰】病人有氣色見于面部,愿聞其說。

【師曰】鼻頭色青,腹中痛,苦冷者死。鼻頭色微黑者,有水氣;色黃者,胸上有寒;色白者,亡血也。設微赤非時者死。其目正圓者痙,不治。又色青為痛,色黑為勞,色赤為風,色黃者便難,色鮮明者有留飲。

【師曰】語聲寂寂然喜驚呼者,骨節間病;語聲喑喑然不徹者,心膈間病;語聲啾啾然細而長者,頭中病。

【師曰】息搖肩者,心中堅,息引胸中上氣者,咳;息張口短氣者,肺痿唾沫。

【師曰】吸而微數者,其病在中焦,實也,當下之即愈,虛者不治。在上焦者,其吸促,在下焦者,其吸遠,此皆難治。呼吸動搖振振者,不可治也。

【師曰】寸口脈動者,因其旺時而動,假令肝旺色青,四時各隨其色。肝色青而反白,非其時也,色脈非時,法皆當病。

【問曰】有未至而至,有至而不至,有至而不去,有至而太過,何謂也?

【師曰】冬至之后,甲子夜半少陽起,少陽之時,陽始生,天得溫和。以未得甲子,天因溫和,此末至而至也;以得甲子,而天猶未溫和,此為至而不至也;以得甲子,而天大寒不解,此為至而不去也;以得甲子,而天溫如盛夏五六月時,此為至而太過也。

【問曰】經云:“厥陽獨行”,何謂也?

【師曰】此為有陽無陰,故稱厥陽。

【問曰】寸脈沉大而滑,沉則為實,滑則為氣,實氣相搏,血氣入臟即死,入腑即愈,此為卒厥,何謂也?

【師曰】唇口青,身冷,為入藏,即死;身和,自汗出,為入腑,即愈。

【問曰】脈脫,入藏即死,入府即愈,何謂也?

【師曰】非為一病,百病皆然。譬如浸淫瘡,從口流向四肢者可治,從四肢流來入口者不可治;病在外者可治,入里者即死。

【問曰】陽病十八何謂也?

【師曰】頭項痛腰脊臂腳掣痛。陰病十八,何謂也?

【師曰】咳上氣喘噦咽痛腸鳴脹滿心痛拘急。臟病三十六,腑病三十六,合為一百八病;此外五勞、七傷、六極、婦人三十六病,不在其中。清邪居上,濁邪居下,大邪中表,小邪中里,谷飪之邪,從口入者,宿食也。

【問曰】病有急當救里救表者,何謂也?

【師曰】病,醫下之,續得下利清谷不止,身體疼痛者,急當救里;后身疼痛,清便自調者,急當救表也。

夫病痼疾加以卒病,當先治其卒病,后乃治其痼疾也。

【師曰】五藏病各有所得者愈,五藏病各有所惡,各隨其所不喜為病。如病者素不喜食,而反暴思之,必發熱也。

夫病在諸臟,欲攻,當隨其所得而攻之,如渴者,與豬苓湯。余仿此。

夫病者手足寒,上氣腳縮,此六腑之氣絕于外也。下利不禁,手足不仁者,此五臟之氣絕于內也。內外氣絕者,死不治。

【師曰】熱在上焦者,因咳為肺痿;熱在中焦者,為腹堅;熱在下焦者,則尿血,或為淋秘不通。大腸有寒者,多鶩溏;有熱者,便腸垢。小腸有寒者,其人下重便膿血;有熱者,必痔。

【問曰】三焦竭,何謂也?

【師曰】上焦受中焦之氣,中焦未和,不能消谷,故上焦竭者,必善噫;下焦承中焦之氣,中氣未和,谷氣不行,故下焦竭者,必遺溺失便。

【問曰】病有積、有聚、有谷氣,何謂也?

【師曰】積者,藏病也,終不移處;聚者,腑病也,發作有時,展轉移痛,谷氣者,脅下痛,按之則愈,愈而復發,為馨氣。諸積之脈,沉細附骨在寸口,積在胸中;微出寸口,積在喉中;在關者,積在臍旁;上關上,積在心下;微出下關,積在少腹。在尺中,積在氣沖;脈出左,積在左;脈出右,積在右;脈左右俱出,積在中央;各以其部處之。

此資源下載價格為12資源分,請先
本站所有資源均來自于網絡,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有侵犯您的版權,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第一時間刪除!升級VIP可免費下載全站電子書。客服QQ:3360521511
1 2 3 4 5 6 7 8
下載價格:12 資源分
VIP優惠:免費
下載說明:本站所有資源均來自于網絡,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有侵犯您的版權,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第一時間刪除!升級VIP可免費下載全站電子書。客服QQ:3360521511
2
分享到:
沒有賬號? 忘記密碼?
168彩票最新版本